每个人的青春里都藏着一首薛之谦

青果文志:


在《火星情报局》收官之作里,局长汪涵提议在场所有的高级特工说出自己的一个愿望,段王爷薛之谦是这么说的:我的愿望是希望能像沈梦辰一样嚎啕大哭一场,但是我做不到了,我的心太老了,已经没有一个人能够再感动我。他说得随意,我却听得心疼。

“雪下得那么深,下得那么认真,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。”——《认真的雪》

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,还是在初二那年。学校广播不厌其烦的循环着,在每个清晨起床早操之前,每个午时就餐休息之时。听得多了,我也会向身边的同学打听这是什么歌,然后在小本本上记下来,等到周五放学去小商店让老板帮我下载到手机。

初二那年正当我13岁,还没开始初恋,却也是情窦初开的时候。我喜欢的男孩子是广播站的一名播音主持,也是学校每年元旦晚会的主持人。长的白白净净,文弱书生样。那年代流行写情书,买了花花绿绿的信纸,拼命表达自己对他的好感,然后找人替我传给他。那时候的男生真的很好,连拒绝都描写得干净利落,没有一丝暧昧藕断丝连。他说,他有喜欢的姑娘。

我不难过,却还是反复听薛之谦的歌。

“我知道,你的眼泪早已流成海,当鲜血慢慢溅透了期待。”——《黄色枫叶》

知道这首歌还是在南宫无情做的游戏同人视频《血色枫红》里。游戏是《天下3》

,我接触的第一款网络游戏。讲得是我本人最爱的门派CP弈剑听雨阁弟子因要上前线除魔卫国而与冰心堂妻子分别,最后不幸战死沙场,与妻子天人永隔的一曲离殇。人物建模动作都是南宫大大独自完成,作为一个游戏玩家能做出这样一个关于游戏的短片,我是相当崇拜的。

“你还要我怎样,又怎样,你突然来的短信就够我悲伤。”——《你还要我怎样》

20出头的年纪,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失恋。曾走在大街上莫名哭的不能自已,觉得被所有人放弃,总想尝一尝流浪的味道。

他曾给我发来问候,问我是否恨他。我想到歌里的歌词,并不觉得悲伤,不觉得遗憾,也不觉得怨恨。

你还想我怎样?

后来就养成了听薛之谦的歌入眠的习惯,爱屋及乌的去关注他的节目,动态。

看到他红了,是微博上有名的段子手,被尊称为段王爷。

上节目时一言不合就开车,我看着他笑,笑出泪花来。有时候我会很感伤,想到那个总开车的自己,被标签成逗逼,没有节操,没有下限。又想到是为了节目效果,谦谦真的是很拼。

我看过爱奇艺上关于他的采访。也知道遇公司不淑的原因让他晚红了十年。他一直很认真的对待音乐。知道他酒量不怎么好。微博上又翻出他以前做的好人好事。他的每一首歌创作都是自己的经历体验。

许多家新闻媒体,黑色的大标题写着:被过度消费的薛之谦还能红多久?耸人听闻,触目惊心。

我不关心他还能红多久。我只是希望他能真正的开心,不是节目上那种疯癫,是真的,真正发自内心的愉悦。

很喜欢他在《小孩》唱:你就对我说明白,就让我更明白,什么时候我像小孩,我的天台从来热爱,不需要猜。

文/Muu木子酱


=>『青果,小众青年社区』<=

评论
热度(24)
  1. 雲朵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有 他的歌
  2. 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